Espresso-haka

坑多口味杂 可拆不可逆
沉迷全职沉迷小周
好喜欢小周呀(*´艸`)

我大概是最早一拨想走又没舍得的人之一了
然而我舍不得的是朋友啊
为茶叶保留最后一篇
最后的也是为我爱的

爱你

包包包子铺!:

“子弹所及之处,周泽楷即是规则”

祝枪王大大生日快乐!

 

即日起-11.23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日当天庆生微博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一些小伙伴问到,这个红心数,包不包括小蓝手哇?答案是不包括的哈)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周泽楷16岁生快#标签),随机抽取20名送乐乎印品手机定制免费券,同时也会选择一部分作为此次庆生开屏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封面感谢 @又双叒叕  大大的授权~

【170715·K漏】相惜

*甜 不虐 看我真诚的眼神

*渣短ooc预警 若有bug请不要太在意……老咸鱼只能写点日常了

*祝我最最亲爱的茶叶生日快乐 @陌清叶。 
 我愿将所有的幸福都赠予你









“出来看电影吗?”

“不看。”

“压马路消食呢?”

“不压。”

“陪你浪电玩城?”

“不浪。”

“真狠心拒绝我?”

“不……拒绝!”

听筒里传来KB如释重负的爽朗笑声。哦漏气极,愤恨地把手机往床上重重一摔。

……又套路我。

哦漏不高兴,哦漏有小情绪了。

这个电话他真不该接。自己明明都强硬了……快俩小时了,KB给他打的二十六个电话他都能佯装没看见坚持拒接,却还是栽在了第二十七个电话上。

这锅我不背,哦漏腹诽道。全得怪今年三月,KB仗着自己寿星的身份理直气壮地夺去哦漏手机设置了专属铃声,二十几个电话打下来哦漏的注意力不被吸引才有鬼。

……哦漏并不想解释关于他一不把手机设置静音二不拉黑自家对象的原因。

铃声,挺好听的。

那是一段KB特意录的情歌,没有伴奏,只有KB温柔虔诚至极的声音。曲调是如此值得细细品味,心意是如此珍贵。

哦漏完全能想象出KB悄悄录歌时眉目缱绻的模样。

铃声,挺好听的。

旋律无比优美,串着精致歌词,如同闪闪烁烁的长河直往人心窝子里淌。

突然哦漏的脸颊就泛上红色。平日里腼腆的青年联想能力却强得很,思维一下没控制住飘飘悠悠地发散老远,不小心把那晚的记忆勾了回来。念及KB生日,那天哦漏也就事事迁就着自家男友,下馆子逛展子都顺遂KB心意,直到被拐进卧室哦漏也一改往日推拒变得从善如流……

天啊这些记忆怎么还如此清晰。

要命。

才不稀得勾引你,哦漏恶狠狠地嘟囔。

下一秒他就迅速从床上爬起来,快步走到衣柜前,取出早就搭配好的一套衣裤换上。

……真是的,我这衣服都挑好半天了,才打过来,才打二十七个电话。






哦漏匆匆走下楼,却在快接近单元门的时候耍了点心思,原地立正站好,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自己那明明纹丝不乱的额发和整整齐齐的衣领,还冲着空气练习了一会隐忍的受伤的表情,直到眼底眉梢都满是故作坚强式的委屈。

果然他一露面KB原本欣喜的神色便即刻被紧张与忧虑所取代,歉意与悔意几乎要实体化,惹得哦漏差点破功笑出声来。

“对不起,是我不好。”

“让你担心了。”

“以后不会了……绝对不会了。”

哦漏一怔。

听着KB无比郑重的承诺,哦漏原本调笑的心思登时烟消云散。KB的声音里,因长途跋涉积下的疲惫此刻都裹挟着他独有的温柔一起,层层叠叠铺满哦漏的心脏。

哦漏抿了抿唇,难得主动地向前跨一步抱住了KB,这个坚持守在楼下只为哄他的KB,这个他差点失去的KB。

他将脑袋深深地埋进了KB的颈窝里,后者永远能平复他情绪。

也能激荡他情绪。







哦漏不喜欢坐飞机。

他抗拒离开大地的不安全感。

的确,赶远路时乘飞机是最快捷也最轻松的方式,但哦漏就是压不下抗拒的念头。说他恐高吧其实又不是,他去游乐园也从来不怵过山车之类的高空项目。

这个中因由,除了哦漏自己,也就只有KB知道了——

八年前哦漏的双亲在乘机远赴D国时罹难。

这样晦暗的往事,幻化为哦漏青春时代的所有噩梦的不堪往事,怎能不给他留下阴影。

可以说是永远抹不开的阴影。

而这次,一向惯着自家恋人的哦漏之所以气愤,是因为KB没有在下机后第一时间打他电话报平安。

哦漏本来就对KB这个去国外出差的行程颇有微词,好巧不巧KB要去的地方也是D国,但哦漏毕竟是通情达理的人,没有蛮横地阻挠。只是在KB临行前哦漏突然话痨属性全开,千叮咛万嘱咐要KB给他报平安。

去时一切正常,KB也没忘了打电话。回程却险出意外——突发的极端恶劣天气导致KB所坐的飞机在降落时异常艰难。

当时整个机场的人都急火攻心。塔台调集了几乎所有资深飞行员指挥飞机迫降,机长亲自在广播里发言反复安慰张皇失措的乘客们。KB听着机长明显局促的声音,心下也是慌得不行,神经紧绷直到飞机终于安全降落,才松了口气。

这一时的松懈到底是把KB高强度差旅导致的疲惫全激发出来了,他浑浑噩噩地下机取回行李,终究晕晕乎乎的连机场都走不出去。已是深夜,航站楼外狂风骤雨也不停,KB只能就近找了酒店住进去。合上沉重的眼皮,他立刻入睡,可谓是睡得天昏地暗人事不知。

彻底忘记了要打给哦漏的那档子事。

KB知道的,哦漏的心结;KB记得的,哦漏的嘱托;KB完全能想象出哦漏在一片风雨声中孤零零地守着手机的惊慌模样。因此,即使这疏忽完全是不自觉不可控,KB也还是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自己身上。

一醒来KB就暗道不妙,火速拨给哦漏一个电话。无果,KB便一边耐着性子接着打,一边拦下出租往家赶,发短信的手也不停,不要钱似的连发了一二十个。位于郊区的机场与市中心的距离实在有些远,折磨得KB很是痛苦。浓烈的热烫的爱意掺着冰碴子般尖锐的自责统统揉进心底,他现在只想赶紧见到他。

实际上哦漏早就不生气了,不如说他高兴都来不及。哦漏本已经安排好其他事务就等接机时,却被滂沱大雨给顶了回去,那会儿他心里就有些乱,听到紧急插播的新闻后情绪彻底崩溃。

所有鸦羽般漆黑的梦境都在那一霎向他袭来将他困住,他无所遁形;眼前一片模糊的灰色散点,他无法逃离。

这样的极端压抑一直持续到记着传来喜报说飞机安全降落才戛然而止。精神一直高度集中的哦漏在得知平安无事时顷刻脱力,手机都拿不稳摔在了地上,屏幕差点光荣阵亡。

平安就好。

只有恋人平安自己才有心思赌气不是吗?

只因KB平安,哦漏才敢不接这个心心念念很久的电话,才会看着KB懊恼的反应心上一片甜,才会在此刻因为过度的喜悦红了眼角。

即使KB真的不上心也没有关系,哦漏想着,将脸埋得更深,只求亲密无间。

“让你担心了啊。”

感受到哦漏的轻颤,KB将回搂着怀中人的手臂收得更紧。







最终他们还是约了饭压了马路,一切都平静而美好,就像今天的晴朗夜晚,雨后的天空是如此澄澈。

他们有过失去。

他们一起得到。

哦漏领着KB逛了逛前几天新开的商场,两人在摆满了薯片的货架前差点因为口味差异大打出手;KB牵着哦漏挤进城中公园的免费露天电影放映区,人多到挡视线,哦漏正抻着脖子看得聚精会神,猝不及防被KB从身后吻上耳廓。

就着夜色他们把年少轻狂全部重拾,趁着重逢两人都更加主动。随着年岁渐长,因着KB始终如一的陪伴,哦漏终于敢于直面灰暗的过去,现下竟比年少还无忧。

他们一同走过那么久,时间证明了彼此的约定永不褪色。漫步在两人最喜欢的一条寂静的街道,哦漏偏头认真地凝视KB那因晕染了暖橙色灯口流光而愈发柔和得不可收拾的侧脸,心中悄悄定下了以后要试着在与KB出游时选乘飞机的小目标。



“陪我……累不累?休息够了吗?”哦漏试探地问。

“好着呢,不累。”KB宽厚一笑。

“……其实我是想说累的话我们赶紧回去,你需要更多睡眠。”哦漏努力引导。

“陪你我怎么会辛苦。”KB非常坚决。

“……其实我挺累的……”哦漏痛心疾首。

“什么!居然累到了我的漏!”漏控属性爆表的KB马上转变态度,“好的好的,我们一起回去……睡。”没忍住打了个呵欠,KB摸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谁让他刚才还说自己一点也不累呢。

“……”

猝不及防。

哦漏之前在脑海里放映到一半的某些不可言说的片段又回放了。



所以KB到底为什么要突然打呵欠强行断句。

所以说思维发散能力强什么的一点也不好啊!



……要命。

才不稀得勾引你,哦漏恶狠狠地嘟囔。

KB一见,乐开了,搂过哦漏就亲了一口。

——我哪知道漏漏念叨什么,我只知道他微微嘟嘴的样子很可爱啊。

——难道这不是在讨要亲吻吗?

哦漏耳尖当即红透。

KB看得心花怒放,于是又亲了一口。



-fin-